当前位置:首页 >>新闻中心 >>学校新闻

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    钢城区黄羊山汽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

    报名电话:0634-6899111    6899222

    投诉电话:0634-6899000

    报名处:0634-6071888

    邮编:271100

    邮箱:gcjiaxiao@126.com

    网址:www.6899111.com

江西部分驾校倒卖驾照致交通事故率持续攀升

 驾照批发市场——江西驾校倒卖驾照的利益输送

  ■在江西九江、景德镇、抚州等地,向江浙一带富裕地区倒卖驾照几乎是尽人皆知的秘密。一名尚在监狱服刑的人也在九江买到了驾照。专案组这次调查的主角江西新赣北驾校据称至少涉嫌向外地倒卖2000本驾照。

  ■车管所收取的驾照考试费也甚惊人。一些隐性的灰色收入更是难以统计。“业内传考官的年收入至少30万,有的所长至少在100万以上。”一名驾校人士称。

  一起最近发生在浙江温州的交通肇事逃逸案,暴露出倒卖异地驾照的荒诞。温州交警支队查明,逃逸的温州司机在江西九江获得驾照的时间是2008年4月25日,而这天,此人尚在监狱服刑。

  多个发达省市的交警部门发现,近年来,它们都遇到这样一个反常现象:交通事故率持续攀升,本地驾校学员不断锐减,其中许多肇事司机的驾照都来自同一产地——江西。

  在江西九江、景德镇、抚州等地,花钱买驾照几乎是尽人皆知的秘密,几年前,在浙江福建等地招生点,它们甚至打出了“三天就可以办驾照”的广告。最疯狂的时候,九江一半以上的驾校学员都是外地人。

  过去的每次整顿,由于利益链条盘根错节,大多无疾而终,但最近一次似乎动了真格。2010年的中秋节前夕,江西省公安厅在九江展开了大规模抓捕行动,其中不乏一些大鱼,例如九江最大的驾校新赣北驾校的法定代表人周同星,以及九江车管所驾驶员考验中心主任汪国顺,以及一些交警队考官。

  一场外力施压下的秘密抓捕

  抓捕行动是从9月18日傍晚开始的,一位驾校头头的家属回忆,那天下午,她丈夫被专案组叫去谈了好几次话,第四次去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,“他太傻了,许多校长在第一次问话后都闻风而逃。”这位家属说。

  第三天,家属们从一份发自景德镇市昌江区检察院的拘留通知书中,得知了亲人的去向:犯罪嫌疑人×××涉嫌“滥用职权”,被关押在景德镇乐平看守所。

  这种异地关押的做法,在许多驾校业内人士看来,说明专案组意在一查到底:不想让被抓者有任何活动空间。

  为免打草惊蛇,这个由江西省公安厅和省检察院联合组成的专案组,在去年8月开始调查至今,并未知会九江任何部门,“只是在把人带走的当天,才给九江市公安局打了一个电话:‘我们把人带走了。’”一位接近专案组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。

  最初的调查主要集中在调阅驾驶员档案的外围工作,而许多调查结果令专案组的人啼笑皆非。“例如一位外地司机获得驾照的时候,人竟然在国外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  这些几乎没有经过多少训练的新司机,成了外地最可怕的“马路杀手”。

  温州市苍南县一名交警回忆,他多次看到一些拿着江西驾照的司机,“开车根本不知道远光灯和近光灯的使用,转弯连打转向灯、看后视镜都不知道。”温州交警支队一位人士还说:“2009年温州乐清市人大一名领导,就因酒后驾车被交警查获,当时他拿的正是江西的驾照。”

  到外地买卖驾照的人不断增多,意味着当地驾校学员的锐减。据《钱江晚报》2005年12月报道,2004年上半年,浙江省驾校学员从平均每月1.1万~2万人锐减到5000~7000人,半年下来,单杭州地区就流失了3万人。

  在驾驶员交给驾校的培训费中,有一部分是交给当地交警的考试费,费用各省情况不一,江西是每人660元。这笔额外收入的迅速流失,或许也是浙江向江西施压的原因之一。

  今年6月开始,专案组开始封锁所有外地人考试的系统,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,但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  “我们几乎每年都要通过省公安厅和江西省公安厅方面协调。”上述温州交警支队的人士说。但到九江考驾照的人依然如过江之鲫,根本原因就是整顿从来都是隔靴搔痒。

  但这次整顿却与以往有明显不同,直接由江西省公安厅出面,知情人士称可能是迫于更高层的压力,“最后江西省公安厅厅长舒晓琴亲自拍板,要求在九江彻查。”这位知情人士说。

  一条技术门槛难挡驾照买卖链条

  在2000年全国陆续为考试设置技术化门槛之前,外地学员并不像今天这样,占据了九江驾校考试的半壁江山。

  那时候,由于理论考试还是有纸化,桩考也没有红外线,学员合不合格,都由考官说了算。“一般只要买通考官,一天不学都能获得驾照。”江西某市一位驾校校长说。

  或许是意识到了由此带来的监管危险,公安部宣布,2000年各地陆续推行机考,这无形中堵住了许多人的去路。2005年3月1日起,公安部规定,C类驾照的学时从58个学时延长到了86个学时。这更加使得许多人失去了学习驾驶的耐心。

  而江西、河南、安徽等欠发达地区,因为学车的人不多,驾校生意并不景气。如江西九江的驾校纷纷在浙江、江苏、上海这些省市的发达地区安营扎寨,争夺生源。开出的条件相当优惠:

  温州人曾海(化名)2004年开始到九江做驾照倒卖生意。九江驾校给他的招生价格为2700元,他再以每人4000-4500元卖给温州学员,跟温州7000元的驾照考试费相比,仍很具诱惑力。

  每个月,曾海都要从温州拉好几车的人到江西考试,几乎所有的考试都是走过场而已。主管部门为了防止贿赂而设置的技术门槛,不仅没能降低驾照考试作弊,反而使得驾校更彻底地变成学员和考官勾兑的中介。

  理论考试的当天,九江当地驾校工作人员带队进入考场时,会向考官使眼色,示意哪位学员请了枪手,哪位学员是外地的。即便指纹、摄像等高科技手段都用上了,还是难不倒考官。

  “屏蔽信号的仪器可以关闭,学员通过无线耳麦接收答案。”九江一位知情人士说,有些连人都不用去,“提前几天到考场按下指纹,拍下视频,等考试过后,考官再帮忙把这位学员进门的视频插入整个视频系统。”

  路考时虽摄像全程监控,也被规避。去年曾到九江参加考试的温州人杨英(化名)回忆,“如果路考出了状况也不用怕,考官会帮你重新起步。如果失误,他们也会记为你合格。”

  白天考试完毕,晚上,驾校的校长拿一个装满百元大钞的信封,直奔考官家中。江西某市一位驾校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四年前该地理论考行情是,驾校收学员300元作弊费,给考官200元。最近几年因为风声太紧,一度涨到600元每人,而现在涨到1000元,才有考官愿意铤而走险。

在线客服
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